德邦基金旗下债基货基连续清盘10只权益类产品年内仅3只正收益

  这年头,不但股票基金业绩不靠谱,就连一向被视为类似存款的货币基金也频频遭遇清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昨日,德邦基金就发布公告称,旗下的德邦弘利货币基金因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将终止并依据基金财产清算程序进行财产清算。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该货币基金收益率太低,除此之外,德邦基金旗下的10只权益类产品,今年内获得正收益的仅有3只,同样惨不忍睹,而且有2只的管理规模已经低于一亿元,清盘风险高企。

  昨日,德邦基金发布公告称,因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该公司旗下的德邦弘利货币基金将终止并依据基金财产清算程序进行财产清算。

  据《壹财信》了解,这只基金成立于2017年7月12日,为降低对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影响,该基金已于2018年3月29日暂停了申购业务,如此算来,实际运作仅8个月即遭遇清盘。该基金今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期末份额仅有10万余份,而从7日年化收益率看,德邦弘利货币基金成立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都维持在3%-2%之间,远远低于货基平均7日年化4%的水平。

  其实,这并非德邦基金今年第一只清盘的基金。《壹财信》注意到,6月7日,德邦基金就发布了旗下德邦现金宝交易型货币市场基金终止上市的公告,内容同样是:“截至2018年1月12日,本基金已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的情形,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本基金终止条款且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本基金终止并依据基金财产清算程序进行财产清算。本基金的最后运作日为2018年1月25日。”

  5月17日,德邦基金还发布了德邦德信中证中高收益企债指数证券投资基金的清算报告。该基金是由德邦德信中证中高收益企债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转型而来,而清算原因是因为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决定终止该基金。

  5月12日,该公司发布德邦群利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清算报告。截至2018年2月6日,本基金已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已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本基金终止条款。为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根据《基金合同》有关规定,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本基金将终止并进入清算程序。

  除此之外,德邦基金还在今年内发布了德邦德焕9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终止及基金财产清算的公告、德邦德景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清算报告等。

  这一系列的清盘原因皆是管理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红线,可见德邦基金在渠道和基金管理上的短板问题着实非常严重。

  基金的根本就在于业绩,业绩好自然吸引投资者买入,而如果业绩不好,就算能利用强大的发行渠道“忽悠”更多的投资者,但长期还是留不住基民的。更何况,基金的发行和管理都是有成本的,如果没有优秀的业绩吸引“新鲜血液”持续买入,那这只基金只能是“一潭死水”,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干涸。

  除了诸多因业绩不给力已经被投资者抛弃的基金之外,德邦基金旗下10只权益类产品在今年内的业绩同样表现惨淡。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21日,年内获得正收益的仅有3只,分别为德邦鑫星价值、德邦优化、德邦大健康。但在这其中,德邦优化这只基金截止今年一季度的管理规模仅为0.62亿元,已经很接近5000万元的清盘红线了。

  从这只基金的规模变动看,在2017年6月30日,该基金披露的规模仅为0.11亿元,已经跌破清盘红线日的披露中却又突然回升到0.64亿元。相应的,该基金持有人结构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该基金的个人投资者持有比例还为100%,但到了2017年12月31日,个人投资者即下降到了37.57%,而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却为62.43%。可见,为了避免被清盘,德邦基金显然是找来了机构帮忙。

  在7只年内业绩亏损的权益类产品中,除去德邦量化新锐成立时间较晚以外,其余的6只亏损产品有4只的亏损幅度都超过了5%,其中亏损最多的德邦稳盈增长,截止6月21日,净值亏损幅度为16.32%。

  《壹财信》注意到,不仅年内亏损,这只成立于2017年3月10日的混合型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为-9.61%,也是亏损状态。从一季报披露的前十大重仓股看,这只基金除了恒瑞医药、五粮液、东北制药以外,其余均为成长股,且从4月份之后的走势都是下跌,这也符合该基金从4月初到目前净值下跌11.46%的情况。

  从今年3月份至今,该基金由孔飞和吴昊二人管理。孔飞此前曾在保险、券商任职,2015年12月加入德邦基金。吴昊早年就职于国联证券,2012年7月至2017年7月就职于天治基金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此后加入德邦基金,并于2017年12月底担基金经理职务。二人累计担任基金经理职务的时间都是2年多,在管理基金方面还比较青涩,这似乎也是二人管理的混合型基金任职回报全部跑输同类均值的主要原因。

  另外,德邦量化优选C/A两类份额截止今年一季度末的管理规模共计为0.97亿元,也低于1亿元大关。但从持有人结构看,拥有0.80亿元规模的德邦量化优选C,截止去年底有94.36%都是机构投资者。而规模在0.17亿元的德邦量化优选A,截止去年底有75.55%都是个人投资者。由此也可以看出,机构投资者的去留对该基金管理规模是否跌破清盘红线有很大的关系。

  成立于2017年3月24日的德邦量化优选,虽然累计收益为正,但C/A两类份额在今年内的净值却分别下跌了5.9%、5.66%,其重仓的银行、保险股年内均为下跌走势。这对2015年8月加入德邦基金,现任公司金融工程与量化投资部总监,兼任组合基金投资部总监的王本昌来说,压力也着实不小。

  从王本昌目前管理的基金来看,全部为量化型产品,但只有成立于去年的基金获得了正回报,显然,这要归功于去年的价值股行情。然而面对今年已经发生改变的市场环境,似乎从前十大重仓股来看,德邦量化优选还是延续了去年的持股风格,把基金表现完全押宝在大金融板块上,风险徒增,完全失去了量化的意义。